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多寶 > 評論 > 公評世界 > 正文

公評世界/特朗普成為共和黨的票房毒藥\周德武

2021-01-07 04:24:11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北京時間1月7日凌晨,美國參眾兩院舉行聯席會議,清點各州選舉人票,最終確認美國第46屆總統的人選。這項純粹程序性的點票過程卻被特朗普總統搞得烏煙瘴氣,讓外界聞到了“政變”的味道。

  雖然美國大選投票結束已60余天,但特朗普仍無法接受敗選的事實,並通過各種政治與法律的手段試圖改變大選結果。前幾天特朗普公開要求佐治亞州州務卿幫助找到足夠的選票,以推翻選舉結果。此通話錄音被曝光,引起輿論大譁,成為繼烏克蘭“電話門”之後的又一樁電話醜聞。一些人不禁發問,究竟是民主黨人還是特朗普本人在干預美國大選?美國主流媒體甚至將此舉與導致尼克松辭職的“水門事件”相提並論。

  特朗普把最後的希望寄託於彭斯副總統。希望他在主持兩院聯席會議時,直接宣佈幾個爭議州的選舉人票作廢,但四年的搭檔彭斯還是婉拒了特朗普的請求,稱“這項權力屬於國會,而不是他本人”。

  特朗普喜歡不喜歡彭斯已無關緊要,重要的是,這個時候彭斯與特朗普綁在一起是否算得上明智。畢竟彭斯是2024年美國總統的重要候選人之一。佐治亞的聯邦參議員補選已經證明,特朗普已成為共和黨的票房毒藥,總統本人對大選的“無端指控”引起包括共和黨人在內的許多人反感。其實,特朗普大大高估了自己受歡迎的程度。特朗普獲得7400萬張選票不假,但美國兩黨制架構,決定了共和黨候選人即使是一具“殭屍”,也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投其一票。

 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裏,特朗普數次親赴佐治亞州,名義上為兩位現任參議員拉票,但每次特朗普1個多小時的演講,基本上是指責民主黨“竊取大選勝果”,而兩位候選人也曾被特朗普叫上台前,除了簡單表態支持特朗普討回大選公正之外,幾乎輪不到他們談點實質性的政策構想,完全成為特朗普的陪襯和擺設。與其説特朗普為他們助選,還不如説為他自己打“加時賽”。熟悉美國政治運作的人早就指出,特朗普打這場大選官司幾乎沒有任何贏面。“除了特朗普之外,沒有幾個人是認真的”,包括他的夫人及女兒、女婿等,否則梅拉尼婭也就不急於裝修海湖莊園,伊萬卡也不必忙着為自己的孩子轉學。

  特朗普不按常規出牌,本是美國官場的大忌。人之所以稱之為人,是因為我們從叢林中走出,用規則代替了“叢林法則”。特朗普用破壞性的方式治理國家,出問題很正常,不出問題才不正常。“上帝欲其亡,必欲其狂”,從特朗普身上又一次得到了應驗。

  亞利桑那和佐治亞州屬於傳統的紅州,這次大選卻變了顏色,除了美政治版圖正發生革命性變化之外,恐怕與特朗普的個人因素有很大的關係。前共和黨總統提名人麥凱恩來自亞利桑那,這位越戰老兵在美國廣受尊敬,但在特朗普眼裏卻成為“失敗者”,多少冒犯了一大批麥凱恩的支持者,麥的妻子後來成為堅定的反特朗普派。在佐治亞州,特朗普與民權運動領袖、眾議員劉易斯(去年去世)交惡。而劉易斯有“國會良心”之稱,是與馬丁.路德.金一起打天下的人物。而剛成為佐治亞州首位黑人國會參議員的沃諾克,在埃比尼澤浸信會教堂擔任牧師,主持過劉易斯的葬禮,而那裏也是他的偶像馬丁.路德.金布道的教堂。

  民主黨一旦控制參院,則意味着拜登政府全面控制府會,少了共和黨的掣肘,將有利於美國政治裂痕的修復。此前,共和黨揚言將會阻撓一些政策主張較為激進的人士進入內閣,而民主黨控局之後,這個障礙將會被清除。從歷史傳統來看,民主黨主張大政府、小社會,被拖延的基礎設施建設、加税及健保方案等都會重新提上日程。

  就中美關係而言,激進人士入閣具有兩面性。一方面,民主黨對環境問題的重視,將為中美在該領域的合作提供空間。與此同時,民主黨對基建的投入,或增發基建特種債券,為中美金融合作提供新的平台。但另一方面,雙方在人權、勞工權利等領域增加對抗的烈度。

  綜合過去四十多年的中美關係實踐,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均與中國進行過重要合作,也有過激烈的衝突,不存在共和黨與民主黨誰更好打交道的問題,所謂共和黨好打交道也是一種印象而已,並沒有強大的數據支撐。而共和黨更擅長治理經濟,則是一種似是而非的説法。無論是克林頓,還是奧巴馬的經濟成績並不差。而特朗普的所謂經濟成就更多的是一種輿論宣傳。特朗普靠濫發貨幣撐起來的股市“水牛”遲早要經歷大幅度調整,只不過是市場正在尋找調整的藉口而已。

  美國大選總算塵埃落定,民主黨若在佐治亞州連贏兩席,意味着共和黨在2020年美國大選中迎來總統、參眾兩院三輸的局面,這是他們最不願看到的噩夢,但走火入魔的共和黨人被綁上特朗普的戰車,出現這樣的結果並不十分意外。該是共和黨反思的時候了!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